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放到桌面 |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搜狐 > 神吐槽

卧槽周刊:不知好歹 你妈说你冷你就是冷!

时间:2017-05-14 10:00:06

今天是个好日子,先祝各位槽友的妈妈和各位当妈妈的槽友节日快乐~美丽健康么么哒~

有位朋友就在朋友圈里发话了:“什么这节那节,都是商家的圈套、消费主义的陷阱!忽悠你花钱的!大家不要上当!”过了一会儿就看到他媳妇在下头发一串“……”他毫不含糊,立刻回复:“就好比母亲节!给咱妈买东西,还需要这节那节当理由吗!真孝顺的,比如我,天天都是母亲节!”然后又一会儿就看到她媳妇在下头发了个“笑脸”……

其实呀,不管有没有这个节日当理由,有条件还是多陪陪妈妈聊聊天,是呗~

隔墙有耳。隔壁公公。老槽友们大概还记得公公的恶趣味:听旁边陌生人的聊天内容。地点可能是任何地方,地铁饭馆公交站、商场电梯卫生间。只要旁边有人在聊天、说话,公公的耳朵总是毫不受控制的会自顾自去听能听到的一切。

真不有这么爱八卦的耳朵啊。

那么今天就跟槽友们分享一个最近听来的别人的故事吧~

北京的槽友应该知道,咱们编辑部所在的办公楼是狐厂自己的楼,在楼里干活的是各个部门的狐兄弟姐妹。前天下楼取快递,回来时进电梯,还进来另外两位其他楼层的同事。一个男同事,一个女同事。

在我们分别摁下要去的楼层后,电梯里沉默了数十秒。狐厂的电梯门是镜面的,大家没事儿都喜欢照照自己是否还保持着人模狗样的状态。在沉默的时间里,男孩一直在打量着自己,不时摸摸下巴和上唇,一会儿又咧开嘴龇牙看。

观照了一会儿,他说:“啧,这嘴皮里头又破了。”

“你还戴着呐?”女同事咧嘴笑,“效果明显吗?”

“唔……”男孩把脸凑近到门上,几乎贴上去,又打量了一番,“还行吧,就是有点疼。”

“啥时候能完事儿啊。”

“快了,这都两年多了。”男孩退回到电梯后方,倚在墙上,忽然怅惘地叹了一声,

“唉……谁能想到,来北京这么多年,陪伴我最久的,居然是牙套!”

说完他和女同事都笑起来,我也悄悄笑到颤抖。

人生啊,你就都不知道,自己不可以预料。陪伴你最久的,是谁呢?

上周说到我的晨跑计划因为北京的恶劣天气被迫搁置,周五九级大风过后,北京的空气瞬间从黄色变成蓝色,傍晚时分,天空甚至成了有点梦幻的粉色。就算这么多人吐槽,北京可爱起来谁都拿她没办法,大家都乖乖地拿出手机朝着天空一顿拍。风和日丽,正好穿了平底帆布鞋,索性下班后走了五站地当散步。

可能因为许久不运动,突然跑了步又走了很久,回到家脚痛得不行,穿家里的棉拖都会蹭着生疼。其实大学期间我天天去操场运动,体力一直不好,跑不动只能快走散步,图书馆闭馆后去亮着大灯的田径跑道走15圈,是当时最开心的事情之一。但经常懒得回家换运动鞋,久而久之脚上磨出来了好几个大包,长了好几年,上面有了厚厚的茧子,之前修脚师傅说是肉刺,平时穿鞋都是硬撑,偶尔疼起来只能穿拖鞋。

这次实在是疼得不行,跑去医院想治治,医生是个戴着眼镜的瘦瘦的姐姐,看到我的脚皱着眉头说,怎么磨得这么大了才来?!你这是虐待自己啊!要去做液氮冷冻治疗!

之前被科普过冷冻治疗很痛,小心地问了问医生,要做多少次才能好呀?

医生姐姐几乎白了我一眼,冷冻也没你这样来的痛!你这皮太厚了,一次肯定好不了!

缴费的时候没忍住上网查了冷冻治疗的帖子,被吓得够呛,在治疗室瑟瑟发抖。护士感慨了好几句“怎么磨得这么大!”,丝毫没有手下留情地拿着蘸了液氮的棉签在我的肉刺上用力摁了十几秒,痛得我龇牙咧嘴,手都开始抖了起来,走出治疗室,站在门外不敢动等着朋友来接我回家。

回到家躺在床上吃了止痛药,冷冻的效果消散后,长肉刺的地方每隔三秒就会阵痛一次,脚底板痛得冒汗。到了晚上,室友们睡着了,我却突然被痛醒,室友给的止痛药吃完了,也不好意思去吵醒她们,打开外卖买了药,等着外卖小哥拯救。突然接到药店电话,问能不能换成别的牌子?我带着哭腔说,只要是止痛药就行(哎呀卧槽),快送过来吧……

凌晨三点四十,还能有外卖小哥来送止痛药的城市,还是挺好的。

 1 2 下一页 尾页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