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放到桌面 |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凤凰 > 暖新闻

暖新闻:承诺5年还2千万法官却去世了 欠债的他这样说…

时间:2019-03-26 16:40:15

导语

长安君(ID:changan-j):5年前,赵璇因公司借债发展,欠下2000万巨债。没钱还,怎么办?

如今,他却能信守承诺,每月按时还款,迄今已多达39次。这是怎么做到的?是谁“改变”了这一切?

这是一个跨越时空的承诺。甚至在“主人公”患病去世后,仍在延续……

近日

38岁的赵璇

像往常一样来到

湖北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法院

从包里拿出10.5万元的支票

赵璇(右)与父亲(中)一道同常刚法官(左)商量还款事宜

3年

1120万元

这已经是他第39次

来到这个地方了

而这一切只源于

一个“救命的承诺”

他带着父亲到法院还钱

25日上午10点,赵璇带着父亲赵先元如约来到武汉市硚口区人民法院,通过执行局,将10.5万元欠款分别还给3名债权人。

法官向三位申请执行人发放支票

“老赵总和小赵总虽然欠了我们工钱,可是他们一直在还,不像有的老板,直接跑路了!”拿到还款的债权人们高兴地说。

申请执行人签字确认

在硚口区法院核还完第39笔欠债,赵璇特地走到法院的一间办公室,停了一会儿,嘴里喃喃地说,徐法官,你放心,我一定会把债还清。

5年前,因公司借债发展欠下2000万巨债

原来,38岁的赵璇是武汉市汽车工业配件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这家公司成立于1992年,为金龙客车、东风电动车、超龙客车等整车厂提供电器配件,占有武汉公交车电器配件的八成市场。

2009年,武汉汽配公司从银行贷款600万扩大规模,员工由30多人增加到170多人,产品畅销国内外。企业快速增长,随之而来是资金、管理难以为继。这时,银行紧缩银根,原来的贷款要交150万保证金和利息,公司一时拿不出就借了钱,此后拆东墙补西墙,至2015年借债“滚”到了2000余万元,资金链断了

从企业家沦为人人喊打的欠债人他差点走上绝路

2015年5月,117名债权人将武汉汽配公司告上法院,封设备,抢车辆,有人甚至动了手。公司无法正常运转,发不出工资,职工炸了锅。“欠这么多钱,再也翻不了身了,把大家都害死了。”

从昔日优秀民营企业家沦为人人喊打的欠债人,赵璇想不通。妻子也受不了,离了婚,赵璇被逼无奈跑到外地躲了半年,不甘心,又回到武汉,试着通过卖股份、卖技术、卖资源,寻找合作伙伴,欲东山再起。可有意者一听说企业欠债两千万,法院要查封,都打了退堂鼓。找不到出路,一夜之间,赵璇的额头急出了两个大包。

走投无路时一位法官给了他希望:公司继续经营,约定5年还清

2015年12月2日,法院宣判武汉汽配公司必须偿还欠债后,执行法官徐文娟找到赵璇,赵璇以为这下完了。

债务上千万,一旦强制执行,武汉汽配公司只能破产。谁知徐文娟却告诉他,建议企业暂不破产,边生产边还债。她说,武汉汽配公司的用地、厂房是租用的,设备折旧卖不了多少钱,破产,债务双方都会血本无归。武汉汽配公司有核心技术,有拳头产品,市场前景广阔,如能继续经营,从收入中拿出一部分还债,对双方更有利。

法官指导申请执行人签字

当天,在协商征得债权人和法院执行局同意后,徐文娟对汽配公司的厂房、设备进行了活封,活封期间可以生产,同时与赵璇约定,汽配公司继续经营,每月收入拿出一部分还债,5年还清所有欠债。

执行法官冒雨帮忙追欠款隔三差五就询问公司情况,尽力相帮

悬在头上的巨额债务危机终于得到了缓解,更让赵璇想不到的是,作为执行法官,徐文娟竟主动帮助他这个被执行人还债。2015年12月底,首次执行期到,得知武汉一家车厂拖欠武汉汽配公司5万元货款,徐文娟冒雨赶到该厂,通过法律途径及时追回欠款,执行了债务。

拿到支票后,申请执行人万丽写下收据

此后,徐文娟隔三差五与他联系,询问经营和资金情况,尽力相帮。渐渐的,武汉汽配公司经营有了起色,还债额也从最初每月一两万,增加到现在的近30万元。2018年7月,赵璇决定融资扩大生产,找亲戚注资,亲戚不放心,非要找可靠的人证明企业还有发展。赵璇硬着头皮向徐文娟求助,没想到徐文娟十分爽快地答应了。很快,得到满意答复的投资人卖房注资了116万元,这让赵璇感激不已。

热心法官突然去世临终前还惦记着这个约定

然而,让赵璇万万没想到的是,2018年11月,执行局的执行法官常刚打来电话,徐文娟因癌症于10月30日去世了!

徐文娟生前办公照片

临终前她向同事交代,2015年12月2日,她与赵璇有约,武汉汽配公司暂缓破产,边生产边还债,现在企业如期走上正轨,欠债也归还大半,希望法院能继续执行这一约定,赵璇也能继续履行承诺,5年还清所有欠债,实现执行双方当事人的双赢。

 1 2 下一页 尾页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