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腾讯 > 今日话题

他们把我干得走不动 抽查越快女人叫声越大

时间:2021-09-14 17:27:19


    蓝琛摇了摇头,他受伤当晚还沉浸在放了人鸽子的悲伤中,丝毫不觉得身上哪里痛。直到第二天起来,浑身的骨头都像散了架似的,脱了衣服一看,满背的乌青,才随便抹了点药。他一直没去校医院,这主要是因为面子问题,他一个一米八多的“壮汉”,被人打成这样,“XX校霸”的美称还怎么维持下去。

    “上过药了吗?”宣怀瑾见贺蓝琛一时没有反应,高声问道,“贺蓝琛!上过药了吗?”

    蓝琛立马从他的小宇宙里出来,点头如捣蒜:“上过了,上过了,已经没事了。”说着,他就把手往自己这个方向扯了一扯,岂料,反被捏得更紧了。

    “宣同学,你松一下手,”蓝琛顿了一顿,又瞟了一眼他的脸色,放低了声音补充了一句,“你再捏下去,要捏出汗了。”

    倒不是蓝琛夸张,他还记得上次和宣怀瑾握手,他的手心明明挺冰凉的呀,怎么现在竟然烫得和小火炉似的。

    他一边在心中默念,一,二,三……一边又纳闷极了,刚刚不松手的明明是自己,怎么现在不松手的反而就成了他呢?

    就在蓝琛数到第十秒的时候,突然,整个人被向前拽去,毫无准备的他差点一个踉跄。

    “宣同学,你这是要去哪儿?”

    “诶,宣同学,我觉得我们有话可以好好说。”

    “等等,你要带我去哪儿?”

    “宣怀瑾!你要干什么?快点松手!”

    蓝琛害怕极了,脑海里冒出一个不祥的念头,宣怀瑾这是要压着他去校医院!从这儿到校医院要穿过高一高二的教学楼、行政楼,现在正值刚考完试的时候,全校所有人估计都一窝蜂出来了吧。他要是像现在这样,破着袖子,被宣怀瑾拽着往外走,他挖十个地洞估计都不够他藏的。

    就在出门的那一瞬间,蓝琛用尽力气右手死死地拽住了门把手,顺势将两条腿缠在门上,姿势极其古怪。

    宣怀瑾停下了脚步,却丝毫没有松手的意图,他回过头来,耐着性子开口:“去校医院看看。”

    “不去。”蓝琛干脆地一口回绝。

    “为什么不去?你的伤很严重,应该去检查一下。”

    “待会儿我自己会去的。”蓝琛脸上烫烫的,奈何他皮肤偏深,一点儿也瞧不出来。

    “你觉得现在,我还会相信你的话吗?”

    蓝琛以为他还在因为上次放了他鸽子的事情而生气,下意识地道歉:“对不起。”

    这三个字一说出口,宣怀瑾心中那团刚熄下去的小火苗转眼又死灰复燃了,什么“对不起”,有什么好说“对不起”的。

    他难得又气又急,发号施令:“现在,和我去校医院检查。”

    蓝琛被这话一激,脾气也上来了,噘着嘴道:“说了不去,就是不去。”

    小火苗烧成了大火,宣怀瑾抬高了嗓门训道:“贺蓝琛,你几岁啊,幼稚园的小孩子都知道受伤了要去医院。你伤得这么重,拖了这么久,现在还不肯去,你到底在犟什么?”

    原来…原来他是在关心我,他这是,在为我担心吗?

    蓝琛很快就松了劲,缓缓开口:“现在外面都是人,我衣服又破了,我才不要被这么多人看到。”

    宣怀瑾闻言意外地抬了抬眉,他叹了口气,将身上的薄西装外套脱了下来递过去,无奈地问道:“现在,可以去校医院了吗?”

    宣怀瑾和蓝琛二人一前一后地走在校园内的林荫大道上,回头率高达百分之五十。

    众人议论纷纷,路人甲:“不愧是宣学长,不论是什么时候,都这么气质非凡。”

    路人乙:“天,贺蓝琛真的好帅啊,他刚刚是不是在朝我笑?”

    路人丙:“两个人难得同框,这样一比较,还是宣怀瑾更帅一点诶。”

    路人甲:“就是就是,宣学长才是圣安中学的第一校草,贺蓝琛完全被碾压了。”

    路人乙:“你们瞎说,明明是贺蓝琛颜值吊打好吗?”

    ……

    宣怀瑾丝毫不在意路人的眼光,他很小的时候就已习惯了万众瞩目,这是他生活的常态。而蓝琛呢,则沉浸于他的小世界里,丝毫没有注意到路人们的议论纷纷。

    宣同学的衣服好香啊,真好闻,待会儿我去问问他用的什么洗衣液。再吸一口,真的太好闻了!

    进了校医院后,蓝琛突然回过神来,把宣怀瑾拦在了诊室门口。

    “你就别进去了吧。”他可不想让他看到自己身上的或大或小的乌青,怪没面子的。

    宣怀瑾自动忽视了这句话,敲了敲门后率先推开了门,推着一脸紧张的蓝琛进了诊室。

    “晚上好,何医生。”

    “晚上好呀,宣同学,”校医语气一顿,一眼就认出了缩在宣怀瑾身后的蓝琛,调侃道:“贺同学,我这快两个月没见到你,还怪不适应的,昨天晚上我还在念叨你什么时候会来看看我,今天你真的就来了,看来咱俩还真的是有缘啊。”

    蓝琛右手摸了摸后脑勺,憨憨地道:“何医生,又给你添麻烦了。”

    “说吧,这回咋了?哪里受伤了,手还是腿?”

    蓝琛看了一眼如一座山杵着的宣怀瑾,朝校医投去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没有什么伤,就是被撞了几下,有点乌青,你帮我开点药就行了。”

    校医哼了一声,一下子就懂了他心里的小九九,却偏偏不想如他意,一本正经道:“衣服脱了,趴那儿我看看。”

    “啊?”蓝琛大惊失色,喃喃道,“这不用了吧,就是一点小伤,小伤。”

    校医将人往床上推,还催促道:“快点儿,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

    蓝琛拗不过他,指了指一旁的帘子,红着脸问道:“要拉帘子吗?”

    校医一把拉上了帘子,“哗啦”一声后,他再一次调侃:“现在可以脱衣服了吗?贺同学。”

    蓝琛脸红耳朵红,就连脖子都是红红的,不过被小麦色的皮肤掩盖得很好,不大看得出来。

    他脱了上衣后,背上露出狰狞的乌青,就连校医都忍不住啧啧叹气。

    校医说:“我给你抹点药,会有点痛,你忍住啊。”

    蓝琛趴在床上,脑袋埋在两条胳膊下面,闷闷地道:“嗯。”

    五分钟后,帘子里突然传出了几声惨痛的杀猪叫声。

    校医被吵得耳膜隐隐作痛,吐槽道:“贺蓝琛,一段时间不见,你怎么变得这么脆皮了。”原来手上被刀划破了一道口子,给他上药的时候,眼睛都不眨一下。

    蓝琛紧咬着牙关,保证道:“不喊了,绝对不喊了。”

    就在此时,帘子被人哗地一下拉开,蓝琛下意识地回过头去,只见宣怀瑾阴沉着脸站在那里,青灰色的瞳仁中是燃着漫天大火。

    校医头也不抬地说道:“无关人员出去一下,不要影响了我的病人的心情哦。”

    蓝琛心里头委屈,憋着一口气愤愤地转过头,耳朵更红了。他心想,反正都被他看到了,算了算了,男子汉能屈能伸,被看几眼有什么大不了的。

    宣怀瑾望着那片抹了药油泛着光泽的小麦色脊背,那片流畅匀称的肌肉上面,大的小的乌青四处开花,心口的火克制不住地涌上大脑。

    他攥紧了拳头,暗自发誓,绝对不会放过那群人。

    从校医院出来,蓝琛一直闷闷地不开口,显然心里头还在介意刚刚发生的事情。

    宣怀瑾于是问道:“这周末,你是要请我去吃淮扬菜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