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放到桌面 |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腾讯 > 贵圈

贵圈丨为杨幂接演《扶摇》 阮经天:仍然相信偶像剧里的爱情

时间:2018-07-26 13:00:05

划重点:

  1. 2014年一次广告合作后,阮经天便对杨幂念念不忘。她具备着他身上完全没有的特点,直接而轻松。
  2. 少年时的家境,和刚出道时的经历,让阮经天耿耿于怀。他一直告诫自己要争气,“不能被别人看不起”。
  3. 他身上有让他自己引以为傲的沉重感,“如果让我活得轻,那不如不活了;如果要拍这个戏轻轻地拍,那不如不拍了。”

腾讯娱乐专稿(文/秦筱 编辑/露冷)

收到《扶摇》电视剧邀约的时候,阮经天已经很久没拍电视剧了。自从2010年凭《艋舺》收获金马影帝,他就从偶像剧男主角晋升为不折不扣的“电影咖”。两年前的网剧《鬼吹灯之黄皮子坟》,是他自那之后接拍的唯一一部非电影。但《鬼吹灯》是一部“当电影来拍的电视剧”,导演是曾执导《老炮儿》的管虎,而且只有20集。而《扶摇》光剧本就40本,成片长达66集,这意味着,每一个镜头绝不可能像电影一样精雕细琢。

如今他面对采访的时候,把接下这部剧的原因归结为杨幂——“怎么会接?听到幂幂就会接。”

2014年初他和杨幂曾一起拍酸奶广告。初次见面,阮经天习惯性地点头半鞠躬:“你好,我是小天,多多指教。”没想到杨幂手一挥:“我们不就今天见一天面,不用那么客气。”

“我就惊了,很酷,这个女孩子很酷,很直爽。我心里想说,有一天拍戏遇到她就蛮有意思的。”

阮经天坦陈,接《扶摇》就是为了杨幂

几年过去,再遇杨幂。阮经天问她,你知道当时我们一起拍广告的时候,你说过一句什么“扎心”的话吗?杨幂说,忘了。阮经天羡慕这种直接和轻松。“我那个时候心情不好,她就说,你干嘛丧着一张脸,心情那么差,怎么了,被女朋友甩了。她是这种人,把你原本很care的东西,讲到你都不care。”

他知道,她是自己的反面:“我很闷。我给别人的印象是有趣的、嘻嘻哈哈的,其实我很闷。”

隔了一会儿,他用一个更加沉重的词来形容自己:阴郁。

达不到要求,他就会一直骂

即便只是一个小时的专访,阮经天的紧张感也显而易见。赵又廷曾玩笑性的表示,“我很正经而他很大条,我喜欢安静而他很闹腾”。而采访中当我们提到这句话时,阮经天对此,睁大眼睛,为自己分辩,“我才是那个严肃的人啊!”他反复强调:“我的嘻嘻哈哈其实是不安全感的保护色,如果你没有跟我非常好,我还嘻嘻哈哈的话,那就是保护色。”

他无法不“嘻嘻哈哈”——因为他确实需要这层保护色。然而同时,他又不喜欢被误解——他随时打量着环境,如果可以,他愿意清清楚楚地摊开自己,暴露自己,像一只打开了壳的河蚌。

阮经天出生于台中眷村,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到10岁。尽管家境只是小康,但爷爷是医学院教务长,学识和德行都受人尊敬。可以想象,这个骨子里和弟弟一样简单真诚的阮经天,就是那个时候被打造出来的,因为在那之后,他回到父母身边,就开始体验人生的“不安全感”。

彼时,父亲的鞋厂生意破产,妈妈开泡沫红茶店养家,勉强凑齐生活费和儿子的学费,甚至没有余钱在厨房和厕所之间装一扇门,只好用一道布帘子隔着。爸爸性格暴躁,阮经天常常挨打,以至于后来妈妈会提醒他:“今天天气不好,你皮要绷紧一点。”

贫穷和不知何时爆发的父亲所带来的不安全感,塑造了阮经天的另一重人格。即便是他成年以后,也仍然是他人生的一部分:20岁那年,他陪朋友参加模特面试,却意外被选中出演戴佩妮《爱过》MV,随后签约凯渥模特经纪公司,与郑元畅、贺军翔并称“凯渥三剑客”。同一年,三人分别出演了三部大火的偶像剧,郑元畅《恶作剧之吻》,贺军翔《恶魔在身边》,阮经天《绿光森林》,大有齐头并进的势头。

阮经天刚出道的时候接演偶像剧《绿光森林》

然而,阮经天的好日子却戛然而止。因为与《绿光森林》女主角刘品言传出绯闻,他被公司雪藏,一藏就是两年,再出山时世事已变,他只能演男三、男四号,而另外“两剑客”早已成为台湾最炙手可热的偶像小生。

贫穷再一次加身。没戏演的日子里,他从瓦罐里面掏出零钱交房租。交完房租吃不起饭,甚至要变卖高中时珍藏的限量版运动鞋。爷爷和妈妈来台北看他,都偷偷给他塞钱,这让他羞愧难当:“你是一个明星,回去台中,大家都以为你很光鲜亮丽,可是自己的状况,没水没电只有你自己知道。”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