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放到桌面 |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腾讯 > 贵圈

贵圈:《新相亲时代》如何打败《极限挑战》:人仍靠美貌财富择偶

时间:2018-06-18 13:00:11

划重点

  1. 制片人对《贵圈》表示,“是这些嘉宾都有强烈的相亲需求,我们做的是把有这种需求的人凑在一起,让他们真实展现出自己的状态。”
  2. 在接触了12期节目的父母之后,孟非修正了他原来的判断:“年轻人的父母,在相亲问题上表现出的开放、包容的程度,是远远大于我的想象的。”

腾讯娱乐专稿(文/叶弥衫 责编/露冷)

距离《非诚勿扰》当年引起社会轰动已经差不多8年过去了。这8年里,综艺节目几经潮涨潮退,周末的夜晚从来都是一个金钱与收视的残酷战场,而相亲节目岿然不动——它有着它收视的基本盘,虽然难现当年一骑绝尘的风头,但也已经是一些人的习惯性收视节目,风吹雨打也难以动摇。甚至,它间或也能有一些嘉宾言论登上热搜,提醒着人们,这个节目仍然有输出热点话题的能力。

当然相亲节目也进行了自我升级——刚刚结束不久的《新相亲时代》第一季,幕后团队出自于《非诚勿扰》,主持人也同样是孟非。与《非诚勿扰》的区别,主要在于这档节目引入了父母。相亲节目从年轻男女自己的事儿,变成了全家的事情。

这档新节目和《非诚勿扰》和谐共处。江苏卫视每周六晚播出《非诚勿扰》,周日晚则播出《新相亲时代》。6月9号的《非诚勿扰》收视率1.03,而6月10号的《新相亲时代》收视率1.21,几乎可以说,是实现了双赢——新节目并没有分流《非诚勿扰》的用户,人们只是又多看了一档节目而已。

人们在看相亲节目的时候,到底是在看什么呢?

某种意义上,人们都认为,相亲接近于一种市场行为,人既是交易方,又是交易品,有一套易于换算的量化标准便于快速估值,等价交换仍然是最核心的法则。至于电视相亲,在相亲活动外,客观上也起到展示效果——比如说,嘉宾里永远不缺创始人、CEO、网店主……向全场分发他们的创业产品和故事之外,顺便相了个亲。

但现实又总是复杂而具体。在《新相亲时代》的录制现场,美貌和财富仍是人们择偶的第一落点,但对于这个时代的年轻人,苦难与美德也常能激发他们更深的情感——有可能跳脱标准、影响结果的情感;又比如说,有家长宛如置身市场般的挑拣比价,但也有人仿佛对待自家孩子那样,对台上的年轻人将心比心——这两种行为方式,有可能共存于同一个人身上。

它更像观察当下世道人心的一个切口。

每当女嘉宾上场,在观察室里的男性便会这般起立围观屏幕

一定意义上,这是这档并无明星的生活服务类节目,连续战胜《极限挑战》,成为周日综艺收视率冠军的原因。在电视相亲节目早已热度不在的当下,《新相亲时代》提供了一种新的可看性——将来自不同背景的人们置于同一求偶特定情境,可看性不仅在于他们情理之中或意料之外的反应,更在于,其中展现的具体人性。

“我们的预设并不是一个市场。”《新相亲时代》制片人张红岩对《贵圈》表示,“是这些嘉宾都有强烈的相亲需求,那么在现在的婚恋的大环境下,我们做的是把有这种需求的人凑在一起,让他们真实展现出自己的状态。”

做节目的人

张红岩37岁,履历从9年前的《非诚勿扰》延伸到如今的《新相亲时代》,同事都尊她一声“大姐姐”。

资历没有让“大姐姐”变得令人敬而远之。相反,她可能是整个团队里最为七情上面的一个人。在现场,张红岩是看得比观众更起劲、哭得比家长更激动、笑得连台上的孟非都能听得见的那个人——现场收声的工作人员,常常直接拉了她的笑声作声效。“他们牵手了我高兴,他们没牵我会失望会心疼,总之,是跟观众的情绪是一样的。”

这个情感类节目的制作团队,都以情感丰富见长:“我们做电视的一帮人,不会说要假装很客观很理性,我们更喜欢的状态是投入:自己投入,嘉宾投入,这是我们做节目的激情。”

男嘉宾晁旭东拒绝特地为他而来的女嘉宾那一场录制,我们身边的摄像大哥当场炸了:“还让我给他个特写!有什么好给的!不给!”录制结束后的用餐时间,现场工作人员都在为女嘉宾鸣不平。导演组内部直接分裂成了两派,一方痛心疾首于“这么好的女嘉宾你还不选你怎么想的”,另一方主张被表白者可以有不喜欢、不牵手的权力——争论的激烈程度,大约和节目播出后的网络讨论气氛相当。

大姐姐高瞻远瞩地给予调停:“我说你们不要再吵了,这是别人自己的选择,你们要尊重别人!”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