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撒网站,看看网络上最新的资讯内容。 放到桌面 | RSS地图
当前位置: 首页 > 腾讯 > 贵圈

贵圈 : 经纪人权力迭代的背后:他们的野心,必须比明星还要大

时间:2018-05-25 13:00:06

划重点:

  1. 李冰冰所有得奖的戏,都是经由李冰冰和李雪商量讨论确定才接下的。
  2. 在杨思维眼中,明星的婚恋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甚至比他们的作品还重要。
  3. 如今新人的年纪也日益严苛,宁签高中生不签大学生,选美大计时刻开展。

腾讯娱乐专稿(文/胡梦莹 狠狠红 责编/露冷)

在当下,如果你没有机会成为一名明星,或许你还可以成为一名经纪人。知乎上,“成为经纪人是怎样一条职业道路”“经纪人的收入到底有多高”之类的问题层出不穷,无数人对着这个职业跃跃欲试,那看起来确实是一个不错的职业,无论是风光还是钱财,都蔚然可观。

但他们可能也是压力最大的一群人。我们所采访的一位经纪小雅,目前正担任几位话题艺人的执行经纪,这让小雅每一天都过得战战兢兢,凌晨4点一定会像被上了闹铃一样惊醒。习惯性看一下手机,确认没发生什么状况,“一直在焦虑,有时候也不知道我在焦虑什么,这几天每晚都做噩梦。”

我们亲眼所见的,一名经纪人痛斥另外一名经纪人的场景,或许里面有这个职业的一半秘密。那次采访间隙,明星需要抽空用某品牌手机,发一条带有手机品牌后缀的微博广告。那个手机如此难用,仅仅是发条微博,已经是不堪重负,反复重启。而那个后缀,长达十几个字,文风之浮夸,“闪瞎狗眼”。

经纪人没有忍住,她对我们激烈地抨击为明星接下这个广告的前任经纪人,“这种人太短视了,怎么也不想想,你作为一个经纪人是有机会和艺人共成长的。你们知道吗?她当时刚演完《×××》,整个发展都是往上的时候,你却给艺人接这个级别的广告?作为经纪人,这相当于你本来有机会接触到耐克阿迪达斯的高层,你却选择了坐在不知道什么莆田货老板的对面。”

但关于这个职业的另一半秘密,在这个故事之外——明星如同股票,作为经纪人,是长期持有它,还是决定短线快进快出?那可能是一个眼光的问题,策略的问题,但也可能仅仅取决于你有多少资本。庄家可以耐下性子等待胜利,但散户有时不得不急于变现。

他们要解决资源的问题,钱的问题——经纪人不再仅仅是拿着几张艺人照片到处推销的推销员,他们面对着越来越多的商业机会,承担价值上亿的谈判——于是他们变成了各种会说故事的人,穿着西装,打开PPT,从中产消费升级讲到区块链经济。

但归根结底,他们还是要解决关系的问题——我们上面所说那位痛斥前任的经纪人,前不久已经离职。这是一个人与人之间的行业,与经纪人们日夜相伴的明星,也许是这个世界上最富有同时又最脆弱的一群人。他们所面对的商业对象,通常各怀心思。同时,他们的工作经历着最严格的评判——粉丝的眼睛,永远是世界上最雪亮的。

1、说故事的人

邹健在博鳌

2010年是经纪人行业的一个好年份。华谊在那一年,告别了它在经纪领域的黄金年代,范冰冰、李冰冰、周迅、黄晓明等大批一线明星,掌握主动权后纷纷出走,开设个人工作室。当年8月为止,北京CBD出现了大大小小17个明星工作室。

大约也是这个阶段,大量媒体人们涌入了这个行业——或主动,或被动。这批队伍中,很多人今天已经声名赫赫,比如壹心传媒合伙人之一陆垚,曾将黄晓明捧红、如今转负责赵丽颖经纪的黄斌等,都成为了大牌艺人争抢的推星手。

邹健正是他们其中的一员。他曾是新浪娱乐的记者,2011年,新浪战略重点从网站转至微博,一时间人心动荡。他决意出走,和另外一位同事一起,加入了刚刚与橙天合约期满的佟大为组建的工作室。最早团队只有三人,每个人都不得不身兼多职,一拳一脚,将佟大为工作室发展到现在,拥有数十人规模的佟悦名新文化传媒公司。而邹健的title也从当初的宣传总监,变成了公司副总。

与大多数同行相比,邹健的个人风格非常显著——不是说他的浅灰色西装和精心梳就的发型——娱乐行业的从业人员对于外表的用心程度,显著地高于社会平均值。而是他办公室的案头上,正搁了本摊开的《图说区块链》,此外,管理学、网络科技、金融、营销等门类则将整层书架塞得颇为拥挤。他仍然保持了在媒体工作时对时代、趋势的敏感。然而与此同时,他又把对于时代的观察和理解,全部变成了佟大为的个人商业价值。

他滔滔不绝:

“你可以把时代这么划分——我觉得2005年超女是一个标志事件。那之后,互联网使用开始方便了,人口开始垂直化分众了,很难再产生大众偶像了。那什么最值钱?共识最值钱。陈坤、晓明,刘烨,还有大为他们这一辈人,是有共识的,全民认知度很高,马路上随便拉个路人问他大为是谁,他肯定知道。”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