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知识库 > 豆瓣一刻

你看过最爽的H文有多爽?这本(被窝里的公憩苏洛芸)不能错过!

时间:2021-04-29 15:23:30

    胡姣跟她初中同校,以前就认识。两人都是艺术团的成员,只不过胡姣是合唱团的,而林卷是舞蹈队的。本没有多少交集,直到高中分到一个班,胡姣才主动在新生群里找到林卷,加上好友后私聊了一个暑假,自然而然成为了挚友。


    林卷一开始被对方身上的豪门大小姐滤镜给骗了,直到微博互关之后才发现,这就是个披着甜妹皮的老涩批。


    她兴趣广泛,很接地气。娱乐八卦,什么都嗑,嗑CP、嗑瓜子,看网文、打游戏,追漫画、刷综艺,除了逛淘宝不需要找人拼单凑邮费,演唱会不需要抢票永远都是VVVIP之外,其他的就跟普通少女一样,每天都是“平凡”、“普通”又快乐的日常。


    然而,自从林卷被篮球砸伤之后,胡姣就开始把八卦的目光转移到了自己同桌身上——


    “你怎么跟顾予一起回来了?这事跟他有什么关系?”


    “什么?你们初中就有交集?但是你不记得了?”


    “什么?!他要请你吃雪糕?”


    “啧啧,老言情了,姐妹。这不就是青春校园文的开头嘛!”


    “你这什么神仙体质,干啥啥不行,碰瓷第一名啊。”


    “要不我也去篮球场蹲点?我不贪心,给我来个吴世勋那样的就行。”


    …………


    林卷笑得一脸温柔,“可以啊,梦还是要做的,万一哪天就实现了呢?”


    胡姣听懂了她的讽刺,于是故作伤心,抹去眼角并不存在的泪,“你怎么这样,身为好姐妹,怎么可以连我的一点小小梦想都不支持呢?”


    “可以,”林卷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在此不要走动,我去买个篮球,每天早中晚砸你一次好不好?不多不少,就砸半个月吧,说不定就能把你砸醒了呢?”


    “……”


    胡姣立马清醒了,“算了,我这脸可是上了千万保险的。万一留疤就惨了。”


    林卷:“……”


    不愧是你。


    下午第三节课后,简亦笙跑来2班找人。


    他个子太高,站在走廊里左顾右盼,十分显眼。


    陆彦宇正在跟旁边的女生聊天,无意中转头,一眼就看见站在门外的简亦笙,当即戳了戳同桌,“喂,顾予,醒醒。那不是你哥们吗?找你呢。”


    刚才的语文课听得人昏昏欲睡,顾予正趴在桌子上补觉。被陆彦宇连戳了好几下,他不爽地抬头,皱起眉眯着眼睛往外一看,还真是。


    他打了个哈欠,起身走出教室。


    “有事?”他问。


    简亦笙摆摆手,“跟你没关系,我找之前那妹子,就是那个,被我砸了头的。”


    “你找她干嘛?”


    “还能干嘛,送赔礼呗。”简亦笙从口袋掏出一盒巧克力,“你不是说伤得很严重吗,我想来想去还是要亲自跟她道歉。”


    顾予看了眼他手中的巧克力牌子,“这不是你打算送给女朋友的礼物吗?”


    简亦笙耸耸肩,“我这不是一时半会儿也拿不出什么像样的赔礼嘛,就匀了一盒出来。下午又出不去校门,不然就买点甜点送她了。”


    顾予嗤笑:“一点诚意都没有。”


    “要什么诚意,意思意思就行了。又不是我女朋友。”


    “哎哟,没看出来,你长得丑,但想得美啊。”


    “……?顾予你是不是找打?”


    简亦笙气得牙痒痒,然而他中文不太好,网上冲浪也只学会了一点祖安皮毛。“你爷爷的”和“他奶奶的”两句翻来覆去换着骂,还有“你给我等着,放学后别走”这种连10后都不屑用的狠话。


    顾予:“……你是不是又被小学生带着打游戏了?能不能出息点?”


    简亦笙“呵”了一声,阴阳怪气:“请问是谁约游戏的时候最喜欢放兄弟鸽子?嗯?是谁?嗯?让我看看,哦,原来他的名字叫顾老狗。”


    “……”顾予迅速抢过他手里的巧克力礼盒,“行了,你走吧。我会交给她的。”


    简亦笙一脸怀疑:“你不会偷吃吧?”


    “……你在质疑我的人品?”


    “?你还有人品?”


    “……?”


    “你说的对。我没有。”顾予晃了晃巧克力盒子,笑容恶劣:“所以我决定把它吃掉。”


    “艹!你是真的狗!”


    顾予掏了掏耳朵,假装没听见。


    他直起身,推开教室临近走廊一侧的第二扇窗。


    窗户正对着林卷的座位。


    “唰——”


    开窗的动静不小,教室里的同学纷纷抬头。


    他喊了一声:“林卷。”


    沉迷于保卫萝卜的少女闻声抬头朝他看过来。


    额头的纱布碍眼至极。


    顾予把手搭在简亦笙肩上,拍了拍,“杀人未遂者前来赔偿精神损失费。”


    简亦笙不敢置信地瞪了他一眼。


    “什么鬼?谁杀人未遂了??”


    林卷扑哧一声轻笑,她站起身,走到窗边,小声道:“没关系,也不是蓄意的,过失杀人罢辽。”


    顾予把巧克力递给她,“有冤大头上赶着被碰瓷,不要白不要,接着。”


    简亦笙:“……”


    我怀疑你在内涵我,但我没证据。


    简亦笙走后,两人一前一后回到教室。


    林卷打开巧克力盒子,一看,全是抹茶味。


    她默默地再把盒子盖上。


    顾予从她身后撑着桌子探过头来,“你不吃吗?不喜欢?”


    胡姣插了一嘴,“她超讨厌抹茶的。”


    ……!!!


    “好巧,”顾予伸出手,“只要你也讨厌抹茶,我们就是亲生父子。”


    林卷没跟他握手,而是把巧克力盒子放在他掌心。


    顾予接过来顺手放在了陆彦宇桌上。


    最后,这盒巧克力还是被胡姣和陆彦宇两人分食了。


    “不愧是简亦笙,挑礼物就是有眼光。这个牌子的巧克力的确不错,你真的不尝一尝?”


    不管胡姣怎么诱惑,林卷就是不为所动。


    陆彦宇趁顾予打哈欠的时候往他嘴里塞了一小块抹茶巧克力,被顾予追着打了整整一个课间操的时间。


    *


    林卷额头的伤慢慢好转,结痂后纱布已经可以取下了。与此同时,高中社团的招新活动也在不知不觉间拉开了序幕。


    挂着不同社团名牌的摊位陆陆续续摆满了艺术楼前的空地。


    放学时总能听见学长学姐与后辈们热闹的谈笑声,社团之间即使有所竞争,也彼此严格遵守着和谐友善的公共准则。


    九中作为S市唯一一个中西合资的省重点私立高中,向来奉行素质教育的宗旨。学生自由,老师开明,以放学早、作业少、玩得好、智商高闻名省内。


    而丰富的社团活动正是其中一项“玩得好”的特色。


    篮球队、足球队、舞蹈队、原创乐队、合唱团、民乐团、交响乐团、网球社、围棋社、魔术社、街舞社、天文社、摄影社等等,不胜枚举,种类繁多,可以不同程度地满足大部分学生的兴趣爱好。


    其中,九中篮球队名气最为盛大,曾在往届的中学生篮球大赛中屡次夺冠,频繁登顶校园报头条。


    而本校贴吧论坛则有更多精彩队内八卦流传,一届接着一届,流水的篮球队员,铁打的吃瓜群众。新闻社的社员们更是永远跑在瓜田爆料第一线。


    但是高人气往往意味着高竞争。据说篮球队的面试要求其中一条是要当场原地做完八十个俯卧撑。不计时,但每个都要做到标准。最后根据个人表现排名只录取前十五人。


    运动废柴·林卷初初听闻时,吓得瓜子都要掉了。


    她十分庆幸舞蹈队的面试只要求展示一下基本功和表演一段一分半钟的舞蹈,舞种要求仅限于古典、芭蕾和现代这三种。这点要求对有着十二年芭蕾功底的林卷来说,自然不在话下。


    社长看完她的表演后,当即拍板给了她舞蹈房的备用钥匙,还问她对当社长感不感兴趣。


    林卷:“不感兴趣,只喜欢跳舞,不喜欢管事。”


    社长:……好的学妹。


    胡姣报名的合唱团面试在招新晚会之后,还没开始,但林卷初中在后台看过她的表演,对她很有信心。相信以她的唱功和嗓音,进社同样是顺顺利利。


    听说新的一届高一篮球队队员名单已经公布了,林卷认识的人里就有四个——


    顾予、陆彦宇、梁园和简亦笙。


    前三个都是2班的,个子人均一米八以上。


    自从听说顾予和简亦笙这两人进了篮球队,许多女生包括学姐都已提前注册好九中论坛账号,搬着板凳实时坐等篮球队的八卦更新,时刻准备着挤入吃瓜第一线。


    ……


    开学两周后,周五,下午三点,面向高一新生的社团招新晚会在艺术楼一楼的大礼堂正式开演。


    高一全体师生在社联部学长学姐的安排下拿着票依次入场,按照班级学号坐在相应的位子上。


    林卷是11号,胡姣坐在她右手边。


    左边10号座位坐着一个戴着眼镜的女生,安安静静的,好像是独自一人。


    观众席的灯光很快暗了下来。


    台上幕布拉开,第一个热场的就是街舞社。


    非常带感的一支K-pop,节奏舒驰有度,编舞设计视觉化效果很好,动作或利落或性感,很有记忆点,服装搭配也较为完美地诠释了整支舞的审美特色。林卷欣赏之余,已经在考虑要不要也加入街舞社看看了。


    但是转念一想,社团本来就是休闲放松的地方,要是把兴趣爱好变成了硬性任务就得不偿失了。


    后面几个节目都比较正经,观赏性不高,不过戏剧社的表演倒是让人眼前一亮。


    华美的服装道具、逼真的舞台场景、深厚的台词功底以及可圈可点的演技,最大程度地还原了莎翁笔下《麦克白》的第一幕。


    旁白结束,演员谢幕后,伴着热潮般的掌声,舞台灯光逐渐暗去。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