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知识库 > 豆瓣一刻

教师白洁 (虐文)刺激的好文章

时间:2021-04-27 11:58:46

    大伯娘笑吟吟的和公婆说起魏观林相亲的事:“我打听了,说小姑娘长得挺俊的,媒人让观林明天去。”


    魏观林放下筷子:“爷奶,我,不想这么早成亲。”


    魏奶分配着白馒头:“你都十七了,不早了,看好了就定下,添置些新东西就娶在东屋,虽然是个变戏法的,但总归是正经人家。”


    魏停云一惊,不会是……


    吃过晚饭,魏泰啪嗒啪嗒的抽着旱烟,魏停云过去给他送新烟嘴的时候,听见魏泰和魏奶说:“以后别整那样事儿,一家人要吃就吃一样的。”


    魏奶嘟囔老爷子,不当家不知道当家难。


    “爷爷,给你个新烟嘴。”魏停云等他们不说话才进去。


    “哪里来的钱买这东西?”魏奶一脸狐疑。


    老太太还挺会抓重点,魏停云本想撒谎说是庙会套圈套的,但想了想没必要:“我卖了一些旧书。”


    魏奶正想问卖了多少钱,想让他把剩下的都交上了。


    魏泰敲了敲烟杆,干咳了几声,魏奶也收了声。


    “爷爷,抽烟多了对身体不好,解解乏就行。”魏停云叮嘱了句,就回西屋了。


    经过今天挖河,魏停云更明白了自己几斤几两,读书才是他唯一的出路。


    深夜魏停云还在揣摩一篇八股范文的时候,魏珏抱着布娃娃进了来,委屈巴巴:“哥,爹又骑在娘身上欺负她,我不喜欢爹了。”


    魏停云:呃…


    魏停云安顿妹妹在自己屋里睡下,给她盖好被子,又回到桌前,做系统布置的作业,不知不觉就趴在桌上睡着了。


    早晨,尹惜萍进来给他盖毯子的时候,他才醒,脖子和全身都酸痛,不知道是因为趴着睡,还是昨天挖土挖的。


    “六儿,你又打扰哥哥。”尹惜萍说叨着女儿,把她抱回自己屋。


    听见院子里,叽叽喳喳声音,就知道肯定是王媒婆来了,她是十里八村著名的冰人,号称王铁嘴,促成了不少姻缘。


    魏停云到院子里打水洗漱,被王媒婆瞧见:“哟,这也是你家的?长得俊嘞,几岁啦?”


    魏奶颇为自豪:“这是老二家的,十五了,日后也免不了麻烦你。”


    魏停云乖巧的叫了句:“王婶儿。”


    王媒婆颇为受用:“哎~真乖,放心,包我身上。”


    魏观林被大伯娘半拉着拖了出来,满脸写着不情愿。


    “傻孩子,梁家大姑娘,不管是岁数还是家里,和咱们都不匹配,你就别想了,难不成你想入赘梁家,那还不把你爷爷气死。”大伯娘小声的和儿子晓以厉害。


    魏停云支棱着耳朵,才听见,原来他这大堂哥真被梁登库猜中了。


    王媒婆看了看周围说,今儿谁跟着去呀。


    昨天挖河没挖完,今天依然要去,但魏观林相亲是要找个除父母外的家里长辈跟着一起去的。


    魏奶私心留下了三叔,只是三叔睡到现在还没起来。


    相亲三人组走后,一家人在门口看着驴车渐远,另一边两个衙役满面威武的进来,甩出来一张画像。


    魏停云一看,这是什么水墨·印象派·梵高风画像。


    衙役:“哪个是魏停云!”


    魏停云小脑袋一转,觉得肯定没什么好事,就想指旁边睡觉的旺财…


    没等大伯娘和三婶伸手指,尹惜萍一把护住儿子:“官爷,我儿子犯什么事了?”


    衙役立即反应过来,即时反扣住了魏停云的双手:“原来就是你!”


    魏停云:-_-||娘,咱能不这样坑娃不…


    “犯了什么事儿,到了县里自有公断,咱们跟你说不着!”衙役不由分说押着魏停云出门,上了一辆囚车,里面还有啃了人家麦田的羊。


    邻村鳏夫陈阿爷一瘸一拐的追着车跑:“官爷,行行好,我老头子就靠着这几只羊谋生计,你们都给我抓了,我怎么活呀。”


    “唉,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魏停云不禁叹了口气。


    衙役一惊:“嚯,是个读书人?小老爷可有功名在身呐?”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榜